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季卫东 > 悼袁钢

悼袁钢

完全没有想到春节前突然接到北大法律系79级2班老同学袁钢去世的噩耗。马星亮、海子(查海生)、罗建平,现在又加上袁钢,莫非真的天妒我班英才?多年没见面了,我将赶往北京参加告别会,最后送他一程。在这里转发若干悼念文字以寄托哀思。

   

袁钢初恋朋友宋丹丹寄语:

2011-1-28 13:28,宋丹丹微博写道:“19岁那年,天天盼着他残废,哪怕骨折也行,这样就可以整日守着他,并向他证明自己多爱他。今天凌晨两点多,他去世了。坐在阳台上戴上耳机,听着音乐,看着大海流着泪,谢谢你给了我作为女人可以有的最好的初恋。五年,每天都想写诗的五年,我们守在一起。通往天堂的路你走好,祈祷你的灵魂安息。丹丹”

北大法律学系七九级同学悼念袁钢的短信2011128- 29日沈红手机收到和发出的部分短信,按照时间顺序排列):

2011-1-28 朱湘莲

“袁钢去世让人震惊,悲痛。目前我在外地,帮不上忙。请同学们多关注他的爱人和孩子。大家多保重!小莲”

2011-1-28 徐家力:

“哭”“我参加不了,一定代问宋红艳好。我和袁钢家曾租住一楼。”

2011/1/29 12:14北大法律系七九级二班 发给二班同学

“沉痛哀悼袁钢同学!北大法律系七九级二班袁钢同学因脑溢血突发,不幸于2011年1月28日凌晨两点在北京去世。袁钢的告别仪式将于2011年1月31日上午11点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菊厅举行。烦请各位转告本宿舍的同学。谢谢!北大法律系七九级二班 ”

2011/1/29 13:01北大法律系七九级二班 将上述讣告内容发给七九级部分同学

2011-1-29 12:31甄树青

“收到 震惊 惋惜 哀悼”

2011-1-29 12:35夏华

“沉痛哀悼!”

2011-1-29 12:35季卫东

“收到。沉痛哀悼!”

2011-1-29 12:56任华

“收到。太突然,太遗憾!”

2011/1/29 13:09 郭巍

“沉痛悼念袁钢同学!”

2011/1/29 13:27 张祖军

“真是噩耗。我从重庆赶回来。”

2011/1/29 13:30 王新建

“沈红,你不是开玩笑吧!袁钢的身体一向是倍棒的,他是要给全班同学划句号的。”

2011/1/29 13:45 许燕宁

“我因故不能去,请转达我的震惊与沉痛哀悼。请家属节哀顺变。”

2011/1/29 13:57 许燕宁

“一个壮汉说没就没,让我震惊痛心呀!”

2011/1/29 13:58 田万国

“惊悉袁钢同学不幸病逝,倍感悲痛与惋惜!因事不能亲往告别,惟将怀念系于心!谨望转达对其家人的真切问候,以期他们节哀保重!思及我辈已届天命之年,切望同学们都能珍重身体,知足安康!田万国”

2011/1/29 14:10 王小康

“三十年情谊心已破碎!三天前通话竟成诀别!王小康”

2011/1/29 14:37 陈四海

“悉知袁钢逝去,如晴天霹雳,不胜悲痛!同窗四载,未能送其最后一程,心情尤为沉重……愿其去天堂一路走好… 四海”

2011/1/29 16:38 季卫东

“沈红:我应京生嘱托给袁钢拟的挽联如下

(上联)燕园侠客,书剑犹存伫见情谊之不朽

(下联)神州儒商,功业已立遽怆宏图仍未竟

你们看行吗?听说袁钢一直在广州立业。如果是这样的话,以‘羊城’替换“神州”或许更妥帖。另外,请代我以个人名义订一个花圈,费用随后支付。谢谢!季卫东”

2011/1/29 16:47 马忆南

“我已转发我班若干同学。马忆南”

2011/1/29 17:06 季卫东

“京生:挽联改为

(上联)燕园侠客,书剑犹存伫见同窗厚谊之不朽

(下联)羊城儒商,功业已立遽怆盖世宏图仍未竟

季卫东”

2011/1/29 17:24 叶渌

“真是可惜和没有想到!遗憾我在外地不能送他最后一程,大家保重!叶”

2011/1/29 19:32 马忆南转发石亮天

“失袁钢

同学兄弟超卅载

兔年未至少一人

咖啡犹香棋仍热

音容尚在心已冰

真情健康年年重

官位金钱日日轻

天国无路终须聚

人间正道和与平

石亮天

20110129”

2011/1/29 20:30 朱湘莲

“我31号从长沙回北京,参加袁钢的追悼会。小莲”

2011/1/29 21:31 杨艺文

“袁钢突发病时正好与我认识的朋友在一起,我去医院找了院领导全力组织抢救,但无回天之力!31号我陪市领导去密云,不能参加告别了!我已向他爱人表达了哀悼!他的孩子初中是我帮助安排的,高中我会负责到底!生命脆弱,瞬间即逝,务请同学们多保重!”

2011/1/29 22:40 季卫东

“老赵:改为‘爰悲岁末化鹤乘,刚闻海内传鲤封’如何?季卫东”

2011/1/29 22:41 季卫东

“‘原是性情中人走天涯,刚可温柔似水润心田’如何?季”

2011/1/30 6: 49 张立民

袁钢,你好。

我知道现在你还在,虽然不久以后你就要去一个叫做“西天”或者“天堂”的地方了。不能跟你当面说再见,是一个遗憾,就用这封信来弥补吧。

这几天,三十年来的我们之间的交往模糊而又清晰的在脑子里不断的浮现。不记得我第一次见到的你是什么样子了,我所能够记住的对你的最初印象是你那身浅军黄色的棉衣,在最初的时候,我曾经常常会把你的样子跟贾永祥的混淆起来。其实,说实话,我也记不起你现在的样子了。但是,这并不是说我就完全不记得你的样子。每当我想到你,我想起的都会是一张年轻的布满和煦阳光的笑脸,那是一个我永远都不会模糊永远都不会遗忘的样子—那是我很珍惜的你的样子。

细细的回想,其实我们之间的来往也不是很多。但是在全年级一百个男生里,在我的来往排行榜上,你居然可以排在前五。我们算是朋友吗?也许是同学情稍多,但是友情未达吧?!现在想问你这些也是有点太晚了,再也没法听到你的答案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一直觉得你是我的朋友:远远的,淡淡的,温暖的,舒服的,是可以沟通的,也是相互理解的。

又想起我们一起拍电影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我们多么年轻,充满了朝气蓬勃的青春向上的美好;那个时候,天总是蓝蓝的,阳光总是暖暖的,心情总是靓靓的,日子总是快快乐乐的;那个时候,还有大把大把的美好未来等着我们去享用去挥霍,可是转眼间,你已经抛下这一切决绝的走了。我一直觉得,突然就走了的这种方式,对于已经走的那个人来说可能是种解脱,但是这种方式对于留下来的人却绝对是一种痛苦。所以,你一定是去穿越了。

袁钢,一个常常会慢悠悠的说funny事情的人,我会想念你的。We will meet somewhere sooner or later. Before that, take care yourself.

I will always miss you~

张立民

2011/1/30   9:16:57 李存捧

袁钢太太宋红艳携全家致各位同学的邮件

沈红请转达各位同学:

收到!~~谢谢大家关心爱护~~我们要学会坚强的活着。

吉祥 

艳子携全家叩谢 鞠躬

我昨天一天没开邮箱。晚上12点打开看看,一下多了好几个信,结果没有一个是好消息!看了你的一个,别的就不想看了。袁钢我接触不多,但总是一副菩萨样子,说话慢条斯理,京腔十足,身体又很棒,美男子一个呀。说实话,马仔我早就觉得是仙人,好像一棵树,总感觉根扎得不深,果然英年早逝;海生是天才,天才总是不拘一格的,自不必说;老罗实心实意卖命干,透支过多;唯独袁钢早逝,实想不到。好在是脑溢血,痛苦少些,也是他的福气。人固有一死,或痛如泰山,或轻松如鸿毛,袁钢走得轻松,总归是好的。

去年至今年,不少好友夭亡,今年的开头又大不好!你得按时作息,好生安排,多洗洗凉水澡吧。

我昨晚写字来着。写得晚了。还是奥威尔的小说,主人公最后自杀了。搞得我很不爽。看了信箱,又是个噩耗。所以说,生死等等务必看淡。一切都得往淡里看。

多保重!明天十一点在菊厅。记住了。

李存捧

2011/1/30  2:17:52 下午  周晓燕

  听到袁钢离开我们的消息,实在不敢相信。因为去年10月他去美国前我们还通了电话,约好等他回来后北大篮球队的同学相聚。他说去美国小住两月,很快回来。没想到这竟成了诀别。他走得太突然,那么一个健康、潇洒、随和、友善的人怎么就说走就走了呢?很悲痛,很伤感。
    希望袁钢的家人节哀,保重身体。希望他的妻子和孩子挺住,坚强生活,我们大家都会帮助你们的!  
    希望所有同学好好生活,珍惜亲情、友情,珍惜生命。
    我们一起参加袁钢的追悼会,默默送他一程,愿他在天堂安息。
周 晓燕
最后修改时间:2011-1-30 14:26:00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