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季卫东 > 梦想与务实--写在凯原法学院2010届毕业生话别时刻

梦想与务实--写在凯原法学院2010届毕业生话别时刻

陆士诒在1910年的一个奇妙梦想,关于浦东万国博览会的梦想,百年之后终于变成了自我实现的预言。正值2010年上海世博会轰轰烈烈召开之际,你们毕业了,似乎注定与那富强之梦有着某种无法割断的情缘。今天,在依依惜别的筵席上,我倒很想探询,究竟什么是你们自己的仲夏夜之梦?你们是不是也有一个伟大梦想,需要在百年之后才能圆?

具有诗人和哲人气质的社会学家齐美尔曾经说过:“所谓高尚的人,就是具有某种高于自身的梦想的人。如果一个人没有这样的高尚梦想,可以断定他只不过是平庸之辈”。实际上,从关于尧舜高风亮节的传说开始,从《尚书》时代开始,从《易经》里描述的“群龙无首”的自由胜境开始,中国的文化传统一直就是富于高尚梦想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大学和学院都不希望人们的生命在懵懵懂懂中流逝而去,因而有启蒙和教化这样的概念出现。当凯原法学院以“正谊明道”为院训,并把法学教育改革的目标设定为培养一代国际型高层次法律职业人才时,显然是要与那些只关心开业证书和薪酬标准的工匠心态以及大批量生产工匠的模式之间划清界线。

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在中国的语境里,通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秩序建构机制,达到天朝礼仪盛世的目标,当然也是一种改造现实的梦想,但问题出在实践上。由浪漫的庄子提出来的从内圣推到外王的教化治国方略,竟然成为儒家学说的根本宗旨,真是有点不可思议。无论如何,关于内圣外王的这种思路,显然过于浪漫,既缺乏制度保障,也缺乏现实可行的举措。历史的经验已经证明,高标道德而不落实到法律运作的层面,梦想就只是空想而已。因此,对于法科学生而言,必须把伟大梦想与制度设计和制度应用结合在一起,必须把正义的理念与法律解释学的技巧以及解决问题的经验和睿智结合在一起。因此,我们把法治称为实现公平、保障权利的社会系统工程,强调可操作性。希望你们身在校园时能够领悟这个道理,希望你们走出校园后能够坚持这个道理。

我相信,作为工科优势非常明显的百年名校上海交通大学的法科毕业生,你们一定会不同凡响,也一定会稳重务实。据说美国的印第安纳大学曾经对法学院学生的表现与知识结构之间的关系进行过调查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具有工科教育背景的法科学生,成绩都很优秀,尤其是计算机专业出身者更为突出。我们不必借助这样的数据来说事。实际上,司法机关、律师事务所以及企业法务部门负责人在比较分析的基础上对本院学生实习期间表现的高度评价,使我在作出上述判断时已经底气十足了。

还有更多的证据。正是因为你们在专业知识、表达、沟通、判断等方面的出色表现,才促使慈善家最近表示愿意为我院捐赠更多的奖学金数目,也促使美国一流法学院愿意为我院提供更多的留学名额。正是因为你们在公益活动中显示了非凡的组织效率,兄弟院校的师长们对我院志愿者团队和会务组都赞赏有加。所有这一切,都让我感到格外自豪,也让我此时此刻对毕业离校的同学们感到依依不舍。与此同时,我又非常希望你们能尽快到一个更加广阔的天地里去施展才能和抱负,去证明自己的价值,去为社会作出贡献。既想把你们长留身边,又想让你们远走高飞,这是一种很复杂的矛盾心理,一种只有父兄和师长才有的矛盾心理。你们是可以理解的。

总而言之,在工科教育背景很强的大学,法科学生一般更务实,动手能力更强,团队精神也更显著。这样的优势对法律制度的运作很有意义,应该进一步发扬光大。然而在另一方面,我们还是有必要回归到最初的话题,在务实之中别忘了添加一点务虚的成分,别忘了那个高尚梦想。令人欣慰的是,同学们期待已久的凯原法学院文化衫已经发行,有些同学已经穿在身上了。设计的图案是由维护正义的独角兽、权衡不同利益的天平、自由之盾、在齿轮中运转的工具理性以及阴阳调和等象征性符号组成的,体现了院徽固有的志趣。这就是本院毕业生应该具备的高尚梦想。请记住,这也是中国法律人的百年之梦!

(2010年6月22日晚于留园)



推荐 16